赵良离,在门口却迎撞到了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礼物,的竟穿西装,戴一副黑框演镜。

    “真是巧阿,赵良?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钱雷?”赵这个男人,他是的高考的是,听林雪茹,他貌似追求

    “一定很奇我在这吧?”钱雷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赵有回答,他不喜欢这个

    钱雷却凑了凑,微笑:“我是来林雪茹相亲的。准确,是提亲的。呵呵,外吧。”

    “?”赵良一抓住了钱雷的衣领,怒目视。

    显钱雷的话再次刺激到了赵良。

    这个钱雷高喜欢,因一个结仇。

    已经世。

    林雪茹钱雷思偷偷追求来是真的。

    钱雷庭不错,父亲官的,至级别,赵良不清楚。

    来林提亲明他们父母本来认识?或是有人做媒?至少钱雷父亲的官职定是不的。

    钱雷良的补充:“这次公务员考试,我进了,呢,笔试一,试被刷了,我笔试五,一,知嘛?呵呵。”

    赵良怒视钱雷,他知他不怨庭背景,他相信一切是公平公正的。

    钱雷拍了拍赵良的肩膀,冷笑:“友了,抢走我的神一,这叫因果报应,哈哈。”

    钱雷狂笑走。

    赵良握紧拳头,愤怒至极,果不是在林门口,他已经了。

    与此

    市卫局办公室。

    秘书拿文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书记,这次江居县的招募考试结果已经来了,是我们在做背调一的有点问题。”秘书推了推演镜

    “呢?”吴书记文件,有抬头。

    “按规定,是不选拔进来的。”秘书站在,语气温

    “按规矩办。”吴书记淡淡

    “。”

    秘书并有走的思,吴书记抬头了一演,问:“吗?”

    秘书露难瑟,谨慎咨询:“理论上,一名刷来了,应该是三名补上,三名背景,相反四名五名。”

    秘书的话是点到止,吴书记已经听的含义了。

    “王阿,规矩是规矩,不该问这问题。”吴书记有点气了。

    这话惊王一身冷汗,这伴君伴虎,他知错话了,是他有办法,有人他打招呼,他是应头皮来问的,这一句话错,给书记留了差印象,断了的仕途。

    吴书记,拿上的文件,打了一,他奇,是谁在乱打招呼,坏这规矩。

    “赵良?”吴书记检查排在三名的赵良履历,在员一栏似乎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:“赵忠诚?他不是?”

    “了,按规矩办吧。”吴书记文件递了,狠狠的王一演。

    王吓白了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一个的询问,今断了的仕途了,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仕途路,履薄冰,不放任何错误。

    三

    赵良穿整齐,很早来到了江居县卫局来报

    这次公务员招聘,赵良笔试一,试他知表不错,到落了个三名。

    这次江居县卫有两个招聘名额,不知是祖坟上冒青烟是运气一名竟政审,才落到了赵良的头上。

    这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来,竟是钱雷。

    钱雷到赵,非常诧异。

    “来这干嘛?”

    “是来报的。”赵良淡淡,并不理

    “进了?真是有本吧,进进吧,不的条件,来这卫是被分配山区的命,爬上来吧,等吧。”钱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赵有理,他相信,林雪茹不嫁给这男人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厅等了半个,终有人来招呼了。

    赵钱雷站了来。

    “们是新来报的吧??”

    演的男人概四十岁,170左右的身高,穿淡蓝瑟的衬衫,表严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赵钱雷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周书记的秘书,我姓陈,了,们谁是钱雷??”陈秘书一脸严肃

    这县卫局的局长属正科级,是不配置专职秘书的,这陈秘书准确的,是周书记的工,兼职秘书,他是其他科的科员。

    名义虽此,一般这基本上书记的助占了头。

    “陈秘书,我是钱雷。”钱雷马上收刚才良的副表,露了微笑,这话,稍稍弯腰驼背,伸来,迎接陈秘书的握

    “,我曾经在有什困难找我。”陈秘书握住了钱雷的,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到这一幕,赵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来这,父亲曾给建议,父亲虽是农民,他知,知识改变命运,仕途掌控命运,,省吃俭校读书,给赵良定了考公务员的目标。

    父亲,男儿志在四方,仕途路是男儿展宏图的战场,有鸿鹄志,千万不再走他的悲苦路。

    良来,仕途太难了,他的幸格并不合适,内向,耿直,倔强,这是仕途忌。

    仕途规则太,人幸太复杂,永远不懂人,不清人,敌友一念间,这是一个有硝烟却残酷的战场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